一些大的软件平台,正在快速吞噬技术市场,让一批又一批的小软件工坊沦为泥瓦工

这几年 中国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上面的发展举世瞩目,而在这背后的技术本身也在发生着巨变。国内一些大的云平台 开始用全生态的眼光去部署技术,试图满足整个软件行业的各类技术需求,而那些过去靠做点小技术而生存的公司,逐渐被淘汰。

大佬们不但吃肉 ,连汤也会喝掉

李总经验着一家小的软件工作,靠做一些网页、软件、买点域名、服务空间为生。但是这两年生意越来越少,而他们只能靠在云平台下游的生存链苟活,捡一些残羹冷炙养活团队。

“以前还能接点网站做做,赚个1千2千的。现在不行了,某个云平台上一个网站只卖9块钱,而且第一年还送域名,你说恶心不?……这个行业没有办法再做了。以前觉得农民工可怜,现在觉得,自己才最可怜;这些云平台 小到一个域名,大到人工智能,软件的,硬件的 都干齐全了,连汤带肉一起吃光了。他们把技术当商品卖,跟他们竞争 还没有开始可能我们就死掉了……” 李总失落地说。

云平台是地主 我们只能当长工或佃户

与李总情况很相似,朱总以前也是做软件开发的小公司,他的情况跟李总很像,为了生存,现在已经改作自媒体了。

“未来,小软件公司要生存,只能给别人种地。而这些云平台就是大地主。没有生产资料和土地,你说你该怎么混?只能是当佃户 当长工 给人家种地,否则就没有饭吃。我现在是靠做自媒体,维持团队发展,但是自媒体也做不长,这个行业也慢慢变烂了,都不好弄。实在不行我就回家搞养殖去了,我朋友养泥鳅 一年顶我好几年的收入……现在干技术 就只有一个好处 就是“逼格高”,除此之外都是坏处 。我真担心 慢慢就没有人搞技术了,未来在中国只有 打工的和玩游戏的,做焊接的;却没有技术。某些公司打着云平台的名义 搞技术垄断,但是就算你都明白你也没有任何办法,论资金、论技术、论资源、论品牌、论关系 。咱都没有办跟人家竞争。也许这就是社会的进步,要淘汰掉我们这些人渣,”朱总一遍说一遍开玩笑

由点到面 围攻你

与李总和朱总不同,柯总的公司可以算得上国内知名的IT技术公司。可就在上一年他忍痛割爱 卖掉了自己的公司。

“我从2006年开始做IDC业务, 在全国不敢说,但是在陕西省那也算是数一数二的,一致以来我的生意都不错,直到13年开始,国内一些大的云平台出现,让我走向了亏损。他们买空间、买域名、开始都是免费战略。域名价格比我的便宜一半,空间的价格也比我便宜,甚至是免费。他们的系统和体验都是全新的,他们的技术也砸了好多钱进去。弄出来的产品自然比我的好卖。他们砸钱,结果把我砸死了。你看他们现在也收费,而且收的还不少,但是他们成功掠夺了我的客户。我们的产品结构没有他们全,他们不单做IDC,还做IDC背后的东西,这些东西我们是没有办法做的。例如:买服务器送系统,你说你能做吗?就算你能做 你也永远处于C位压力,由点到面 围攻你,早晚被压死。我的客户80%都去了某云,真是无奈啊……所以我卖掉了自己的公司,让他们去折腾吧。在国内 未来只有大的软件公司,没有小作坊,有也只是那些依附于云平台的作坊。自主创立没有出路了” 柯总说。

未来民间IT大牛 来源于灰色链

网友黑色苹果说:“我早就感觉到了这个变化,你看某云 他啥不做?从最基本的存储、操作系统、再到AI人工智能,没有他们不做的,没有他们不卖的。 我们早就看到这一点,但是我也不服气,我相信他们不是全能的, 于是我就做些小工具, 灰色的小工具,做那些他们不做的。 但是也不得不服气, 我现在也离不开他们,最起码服务器你得买吧。 未来中国民间的IT大牛 只能在灰色产业链中产生了, 你记住我的话。肯定如此”。

中国的IT技术精力了一个洗涤期,其实这个洗涤已经接近尾声,出现垄断是必然的,找就是市场规律,下一轮的交流 估计是这些大的云平台之间的角逐了,究竟鹿死谁手那还要有段时间,就像几年前的百团大战一样,很快开始,很快又结束。最后就会又形成新的格局。作为我们这些小工坊企业还是进口